2019年的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,是我最后一次去理发店理发,开始了我留长发的伟大征程,到目前为止,已经初具规模。平日里简单扎个小辫,戴上形如我本体的帽子,基本上比较省事儿的方法了。除了洗头麻烦。近年来扎辫子的男生也不少,因此也不能算是特别异类,个性方面倒也无所谓。就在刚刚我突然想把这一年半多的经历写出来记录一下,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。

焦虑,这是每次和别人聊起来我为什么要留长发的主要原因。 焦虑于什么呢,其实无非两样,理什么发型,和去哪里理。

我选择东西虽然也会纠结,但纠结于发型的时候就总是陷入各种深思。再小的时候,我也对发型没有清楚的定义,只是理多了就知道自己之前一直剃的是毛刺,于是没风理发就:毛刺。后来上了初中,经常去的理发店又说毛刺不适合我了,我也记不清楚到底是啥了,总之就一直那样理着,再往后就演变成了两边剃短,中间留长。后来经常去的理发店关了,我就在几家之间徘徊了。

“理啥头?” , “额,,,看着理吧,两边。。”

“你找哪个老师给你理?”,“嗯。。。都行”

也尝试和tony老师沟通过理啥发型,有的则是无脑烫,后来在一位tony老师推荐下留了一年多油头背头,天天折腾半小时弄发蜡。效果还算行,就是我经常梳不好会很显老(非常显老),甚至暴露了我发际线很高这个事实。

高考结束后,我就老老实实剪成普通寸头了,也开始把帽子作为自己的本体了。

我一直想,可能是我们小城市的理发店水平不咋样,要是去些大城市贵点的,让他好好给我设计一番合身的发型应该颇为合适,但一直停留在心里了。很明显的是我已经对发型和tony老师有些恐惧了。

上大学了,过了一点时间我的头发显然已经有些长度了,这时候选择去哪里理发就成了一个很严峻的问题。但是戴了半年多帽子的我突然意识到留长点也没啥,于是就一直攒着到了国庆回家,剃了最后一次头。

剃完头后,我脑子便冒出来这样一个想法,留起来吧,看看留长点会不会知道想弄什么发型。然而一留就留到现在了。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的懒和疫情撞到一起了吧。

疫情前,我的长发有些势头。疫情中期,已经能扎成了mini的辫子。到现在,已经超过了脖子。但是我还是没想清楚自己想要什么。甚至我的发际线和秃也没有因此有所改善。也只是普普通通扎起来个辫子。不过最近保养就效果好像还可。

也许我会在未来把这头长发剪掉,也许会一直留到火焰之中。

写于2021年3月30日,拉肚子的夜。